歡迎來到長沙市集佳知識產權咨詢有限公司!登錄 免費注冊

成功案例展示 Case當前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展示
千金藥業對“婦科千金洗液”維權成功

發布時間:2011/4/6 15:13:29    點擊量:

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0)長中民五初字第0560

  

    原告株洲千金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株洲大道801號。

    法定代表人江瑞預,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田達良,北京市集佳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張季,長沙市集佳知識產權咨詢有限公司商標代理人。

被告殷永球,男,196846出生,漢族,系長沙市雨花區湖南高橋大市場天姿保健品商行經營者,住湖南省岳陽縣楊林鄉蘭澤村山上雷組。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和湘,湖南超前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株洲千金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訴被告殷永球侵犯商標專用權糾紛一案,本院于2010112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115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田達良、張季與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和湘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株洲千金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訴稱:原告系國內知名藥品生產企業,擁有注冊在國際分類第5類“中成藥、醫藥用洗液”等商品上的第731912號、1320256號、1716589號和4438952號“千金”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通過原告長期、廣泛、大量的使用和宣傳!扒Ы稹鄙虡讼群蟊徽J定為湖南省著名商標和中國馳名商標。近期,原告發現被告在長沙市高橋大市場內銷售的由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產的“婦科千金洗液”商品上使用了與原告上述注冊商標極其近似的“婦科千金”文字,且兩商品構成類似商品,使得相關公眾對兩商品產生混淆,給原告造成了嚴重市場聲譽影響和經濟損失。被告的行為侵犯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故訴至法院,請求:1、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對原告的商標侵權行為;2、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10萬元;3、判令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被告殷永球辯稱:被告并不知其銷售的商品為侵權商品,沒有過錯,沒有侵權的故意,不應承擔賠償責任;被告有合法進貨渠道,如需承擔賠償責任也應該由供貨方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承擔賠償責任。

原告為支持其請求,提交了以下證據;

第一組證據:

證據1、原告營業執照,擬證明原告是適格的民事主體;

第二組證據:

證據2、被告經營的湖南高橋大市場天姿保健品商行注冊登記資料,擬證明被告具備訴訟主體資格;

第三組證據,擬證明原告享有“千金”系列注冊商標專有權,“千金”商標持續使用期間長達15年,知名度高。該證據包括:

證據2、第731912號商標注冊證及其核準續展注冊證明以及第1320256號、第1716589號、第4438952號商標注冊證;

證據4、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認定原告的第731912號、第1716589號“千金”商標為湖南省著名商標的證書;

證據5、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關于認定“千金”商標為馳名商標的批復;

證據6、湖南省經濟貿易委員會與湖南省技術監督局聯合頒發的授予原告“千金牌婦科千金片”為一九五五年度湖南名牌產品稱號的證書;湖南省名牌產品審定委員會頒發的授予原告“千金牌婦科千金片”二00一年湖南名牌產品稱號的證書;湖南省名牌產品審定委員會與湖南省質量技術監督局聯合頒發的授予原告“千金牌婦科千金片”二00四年湖南名牌產品稱號的證書;

第四組證據:

證據7、(2010)長證民字第6089號公證書,擬證明被告銷售了侵犯原告“千金”商標專用權的商品,實施了侵權行為;

第五組證據,擬證明“千金”商標知名度高且被頻繁的侵權,同時也是原告維權的證明,證明了“千金”商標受法律保護。該組證據包括;

證據8、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2006)株中法民初字第18號民事調解書;

證據9、株洲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株工商行處(2005)第656號行政處罰決定書;

證據10、株洲市天元區人民法院(2006)株天法行初字9號行政判決書;

證據11、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湘工商復決字(2006)第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

證據12、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2006)株中法行終字第15號行政判決書。

被告為支持其主張,提交了以下證據:

證據1、長沙天姿保健品經營部的入庫清單(7份),擬證明被告是從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購進的涉案商品,被告銷售的被控侵權商品有合法來源;

證據2、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營業執照、衛生許可證、食品衛生許可證、稅務登記證、組織機構代碼證、擬證明被告的商品提供者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正規生產廠家,被告系通過合法渠道購得;

該證據所涉及證件均系復印件,其營業執照上注明成立日期為200496,營業期限為20071242009426,年度檢驗情況里有2005年度的年檢蓋章。

被告在庭審后補充提交了三分證據,擬補充證明被告系通過合法渠道購得被控侵權商品,該三份證據為:

證據3、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衛生許可證、食品衛生許可證、稅務登記證、組織機構代碼證;

該證據所涉證件均系復印件,上面加蓋了江西金虎雅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公章,其營業執照上注明成立日期為200496,營業期限為20094272012820,年度檢驗情況里有2008、2009年度的年檢蓋章。

證據4、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送貨單及成品檢驗報告;

該證據中的送貨單上加蓋了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業務專用章,送貨單出具的時間為2010525,所列商品名稱為符合氨基酸、蟲草氨基酸、狼毒珊瑚蘚凈、噴腳王、成品檢驗報告共七份,均加蓋了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質檢專用章,其中20091121出具的成品檢驗報告中的所檢商品名稱為婦科千金洗液,其他六份成品檢驗報告中的所檢商品名稱分別為婦科千金洗液,其他六份成品檢驗報告中的所檢商品名稱分別為符合氨基酸、蟲草氨基酸、狼毒珊瑚蘚凈、噴腳王、三清濕癢。

證據5、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宣傳資料。

該宣傳細聊的產品介紹中包含有婦科千金洗液,封面和封底均標注有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名稱,封底還標注有該公司的聯系方式。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本院組織雙方當事人對對方提交的證據進行了質證,雙方當事人均發表了充分的質證意見。

被告對原告提交的證據質證認為:證據1、2無異議;證據3中,對第1716589號、第4438592號注冊商標沒有異議,但認為第731912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是中成藥和藥酒,與本案沒有關聯性,第1320256號商標注冊證已過期,不具有合法性;證據7無異議,但證明力需要法院來判定;證據812,沒有原件,對其真實性及關聯性有異議。

原告對被告提交的證據質證認為:證據1真實性、關聯均有異議,被告的這些單據都是一次性形成的,且時間順序混亂;證據2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有異議,因為該證據本身是復印件,且該營業執照上注明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營業期限到2009426號就截止了,年檢只有2005年度的蓋章情況,原告前往江西省工商部門查詢此單位,結果是查無此單位;對于被告補充提交的證據3,系復印件無法與原件進行核實,無法確認其真實性;證據4,該送貨單上面沒有被控侵權商品的信息,與本娜無關,成品檢驗報告中間只有一份與本案有關,且該檢驗報告系企業內部的檢驗報告,沒有其他的證據進行相互印證,無法實現其證明目的;證據5,因為被告無法提供真實有效的證據證明該公司的真實存在,所以對其宣傳資料的真實性有異議。

作為定案依據,應當真實、合法并與爭議事實相關,根據雙方舉證、質證意見。綜合各證據間的聯系,對雙方提交的證據認定如下:

關于原告提交的證據:證據1、2真實合法,與爭議事實相關,予以認定;證據3,被告對其中的第731912號注冊商標的關聯性及對第1320256號注冊商標的合法性提出異議,本院認為,第737912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是中成藥和藥酒,與本案沒有關聯性,第1320256號商標注冊證已過期,不具有合法性;證據4、5、6,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但所涉及的商品類別均為中成藥且均是以前認定的,與本案無關聯性;證據7無異議,但證明力需要法院來判定;證據812沒有原件對其真實性及關聯性有異議。

原告對被告提交的證據質證認為:證據1真實性、關聯均有異議,被告的這些單據都是一次形成的,且時間順序混亂;證據2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有異議,因為該證據本身是復印件,且該營業執照上注明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營業期限到2009426號就截至了,年檢只有2005年度的蓋章情況,原告前往江西省工商部門查詢此單位,結果是查無此單位;對于被告補充提交的證據3,系復印件無法與原件進行核實,無法確認其真實性;證據4,該送貨單上面沒有被控侵權商品的信息,與本案無關,成品檢驗報告中間只有一份與本案有關,且該檢驗報告系企業內部的檢驗報告,沒有其他的證據進行相互印證,無法實現其證明目的;證據5,因為被告無法提供真實有效的證據證明該公司的真實存在,所以對其宣傳資料的真實性有異議。

作為定案證據,應當真實、合法并與爭議事實相關。根據雙方舉證、質證意見,綜合各證據間的聯系,對雙方提交的證據認定如下:

關于原告提交的證據:證據1、2真實合法,與爭議事實相關,予以認定;證據3,被告對其中的第731912號注冊商標的關聯性及對第1320256號注冊商標的合法性提出異議,本院認為,第731912號注冊商標是原告提起訴訟的權利基礎,與本案爭議事實相關,本案被控侵權商品與該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類別是否與構成相同或類似,本院結合其他證據判定,被告提出與本案沒有關聯性的異議不成立,對于第1320256號注冊商標,原告在庭后提交了該注冊商標的核準續展證明,該注冊商標仍在有效期內,被告對其合法性的異議不成立,因此,證據3真是、合法,與本案具有關聯性,予以認定;證據4、5、6,被告對其關聯性提出異議,本院認為原告系列商標作為其提起訴訟的權利基礎,與本案具有關聯性,予以認定;證據7真是、合法,與本案爭議事實相關,予以認定,其證明力結合本案其他證據綜合判定;證據8,原告提交了原件,與本案有關,予以認定;證據9-12,原告未提交原件,本院不予認定。

關于被告提交的證據:證據1,其中僅有兩份入庫清單即2010430、2010713得入庫清單中含有與本案被控侵權商品“婦科千金洗液”相同名稱的商品信息,且該份證據由被告自己單方面制作無其他證據佐證,不予認定;證據2,系復印件,原告不予認可,且上面注明的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營業期限已經過期,不予以認定;對于被告庭后補充提交的證據3、4、5.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及相關證件均系復印件,雖然上面加蓋有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游俠公司的公章,但根據原告對該公司的合法存在提出異議即在工商部門查詢無此公司,本院在庭審時要求被告在庭后提交該公司在工商部門的等級資料查詢原件,被告稱沒時間去查而未能提交,因此本院對該份證據的真實性不予確認,對證據3不予認定;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送貨單上并無被控侵權商品信息,與本案沒有關聯性;江西金虎藥業生物可以有限公司的成品檢驗報告中僅有2009ian11月21出具的這張檢驗報告均與本案沒有關聯性;對于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宣傳資料,根據被告當場撥打宣傳資料上的聯系電話的通話情況,對方在接通電話后一直在龐文被告的身份信息,對被告的文化并為給一個明確的回答。結合對證據2的認定情況,本院對證據4、5亦不予以認定。

根據以上定案證據,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告系一家成立于1003813得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經營范圍為研究、生產、銷售(限自產)硬膠囊劑、軟膠囊劑、顆粒劑、片劑、丸劑、糖漿劑、茶劑、酒劑、中藥飲片、凝膠劑(憑本企業有效許可證書,有效期至20101231如);抗(抑)菌洗劑(千金寧洗液)生產、銷售(有效期限:200994201393);野生動植穿山甲片加工、銷售(憑本企業有效許可證書,有效期至2012129);上述商品的進出口業務。

原告系第731912號“千金及圖”商標的注冊人,該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類別為第5類“中成藥、藥酒”,注冊有效期限為19952282005227,后經續展至2015227。

原告還系第1320256號、第1716589號、第4438952號“千金”文字注冊商標的注冊人,第1320256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的類別為第5類“片劑、沖劑、丸劑、糖漿劑、酊劑、酒劑、中成藥”,注冊有效期限為19991072009106,經續展至2019106;第1716589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的類別為第5類“片劑、沖劑、丸劑、糖漿劑、酊劑、酒劑、中藥成藥、膠囊劑”,注冊有限期限為20022212012220;第4438952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的類別為第5類“陰道清洗液、醫藥用洗液、栓劑、獸醫用藥、牙用光潔劑、嬰兒食品(截至)”,注冊有效期限為20085212018520。

200411月,原告使用在中西成藥商品上的第731912號“千金及圖“商標和第1716589號“千金”商標被認定為湖南省著名商標。2005622,原告使用在《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國際分類表》第5類中藥誠邀商品上的第1716589號“千金”注冊商標被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認定為馳名商標。原告生產的婦科千金片先后于1995年、2001年、2004年被湖南省經濟貿易委員會、湖南省名牌產品審定委員會、湖南省質量技術監督局授予該年度湖南名牌產品稱號。原告的千金商標曾遭受他人假冒、仿冒,2010915,收到湖南省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司法保護。

201084,長沙市公證處公證員組千里、公證人員陳姿穎與原告委托代理人黎毅峰來到長沙市高橋醫藥流通園83號門面,其招牌為“長沙市天姿保健品高橋經營部”。原告委托代理人以普通消費者的身份購買了外包裝標有“婦科千金洗液、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洗液10盒,銷售金額為25元,并取得《長沙天姿保健品經營部銷售清單》一份以及被告殷永球的名片一張,之后,由原告委托代理人在長沙市公證處辦公室對所購買的商品進行數碼拍照,并拍攝照片七張。長沙市公證處對上述購買過程進行了公證,并出具(2010)長證民字6089號《公證書》,所購買實物由公證處封存后交原告委托代理人保管。

庭審時,本院對公證處封存的物證進行拆封,該證物包括十盒被控侵權商品,該被控侵權商品采用長方體紙盒包裝,包裝盒的正面、背面、左右側面及頂面均突出標注有“婦科千金洗液”字樣,其中“婦科千金”較大的黑體字;包裝盒正面、背面下部有“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字樣;左側面標注有“【適用范圍】用于女性日?咕,沐浴,旅行的特別護理以及產褥期,經期,人工流產,房事前后的情節、消毒”;右側面標注有“【企業名稱】江西金虎藥業科技有限公司【地址】樟樹市福城工業園”等字樣。

被告系長沙市雨花區湖南高橋大市場天姿保健品商行經營者,該商行成立于2006911,經營范圍為保健品、一次性用品銷售。經營地址為長沙市雨花區湖南高橋大市場醫藥流通園58號。

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辯主張,綜合舉證、質證及庭審調查情況,本案的爭議焦點歸納為:1、被控侵權商品是否為侵犯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2、被告是否具有免賠事由。

一、被控侵權商品是否為侵犯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原告認為,被控侵權商品與原告第731912號、第1320256號、第1716589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第5類“中成藥”等商品構成類似,與原告第4438952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陰道清洗液”,“醫藥用洗液”構成相同商品。構成類似商品的理由為:1、從商品的功能和用途看,被控侵權商品具有為人體清潔消毒功能和作用,使用該商品的功能和用途看,被控侵權商品具有為人體清潔消毒功能和作用,使用該商品有達到身體健康的目的,與原告商標使用的藥品具有基本一致的功能和用途;2、從被控侵權商品的宣傳看,被控侵權商品不僅在其包裝上豬豬了該商品的原料為“蛇床子、苦參”等中藥材,更標注了“采用高科技制藥技術精制而成”的宣傳用語,進一步加強了該商品與藥品之間的聯系;3、從消費對象看,被控侵權商品是針對有婦科疾患的女性,原告的主打商品同樣是專業婦科用藥,兩者的消費對象大體一致;4、從銷售場所看,被控侵權商品銷售的場所即本案被告經營的場所位于專業從事醫藥用品的批發市場內,該場所與原告商品的銷售場所及渠道重合;5、從消費者和相關公眾的一般認識看,能夠用于婦科清洗的洗液商品一般應具有一定的藥用作用,否則無法起到消毒、清潔作用;6、從以前維權的判例來看,在株洲市工商局對江西德上藥業有限公司生產的“婦科千金洗液”進行行政處罰時,經將婦科外用洗液與藥品認定為類似商品。綜上,兩者在功能、用途、銷售渠道、消費對象等方面相同,易使相關公眾認為其存在特定聯系并造成混淆,是類似商品。被控侵權商品在其商品包裝上突出使用了“婦科千金”文字,“婦科千金”是原告注冊商標“千金”文字前加上描述商品特定對象的“婦科”兩字構成,整體上不但沒有產生顯著性,反而更加強調了“千金”的顯著性。由于原告“千金”商標在治療婦科疾病領域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美譽度,被控侵權商品在突出使用“婦科千金”文字時更加容易導致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及產生特定聯想,因此兩者構成近似。

被告認為,被告銷售的“婦科千金”洗液上標注的“婦科千金”,與原告的“千金與圖”及“千金”商標相比,文字不同,不構成近似。被告銷售的是洗液,原告沒有生產洗液,也不構成同種商品。因此,被控侵權商品不屬于侵犯原告注冊商標專用商品。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名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的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的,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在本案中,被告銷售的被控侵權商品即“婦科千金洗液”是否屬于侵犯原告第731912號、1320256號、1716589號和第4438952號四枚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是否相同或類似;2、被控侵權商品上注冊的“婦科千金”字樣與原告的四枚注冊商標是否相同或近似。

對于商品是否相同或類似,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第一款規定,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的類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銷售對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其存在特定聯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第十二條規定,人民法院依據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的規定,認定商品或者服務是否類似,應當以相關公眾對商品或者服務的一般認識綜合判斷;《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國際分類表》、《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可以作為判斷類似商品或者服務的參考。本案中,原告的第4438952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包括陰道清洗液、醫藥用洗液,被控侵權商品與之構成相同;被控侵權商品與原告的第731912號、第1320256號、第1716589號三枚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均為《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國際分類表》第五類,從消費對象來看,被控侵權商品用于女性的抗菌保潔、清潔消毒,原告的商標主打商品是專業婦科用藥,兩者的消費對象同為女性;從銷售渠道來看,被控侵權商品銷售渠道構成重合。因此,基于“千金”商標知名度,兩者在消費對象、銷售渠道等方面的重合及兩者均為《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國際分類表》的同一類別,容易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被控侵權商品系與原告的商品存在特定聯系并造成混淆。因此,根據上述相關法律規定,被控侵權商品與原告第731912號、第1320256號、第1716589號三枚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構成類似商品。

對于商標是否相同或近似,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二款得規定,商標近似,是指被控侵權的商標與原告的注冊商標相比較,其文字的字形、讀音、含義或者圖形的構圖及顏色,或者其各要素組合后的整體結構相似,或者其立體形狀、顏色組合近似,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其來源與原告注冊商標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該《解釋》第十條還規定,人民法院認定商標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則進行:(一)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二)既要進行對商標的整體比對,又要進行對商標主要部分的比對,比對應當在比對對象隔離的狀態下分別進行;(三)判斷商標是否近似,應當考慮請求保護注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

本案中,被控侵權商品上標注的“婦科千金”文字,與原告的四枚注冊商標相比較,“婦科千金”是在原告注冊商標“千金”文字前加上描述產品特定對象的“婦科”兩字構成,均包含有“千金”文字,其文字的字形、讀音、含義相同,易使相關公眾誤認為被控侵權商品系原告生產的“千金”系列產品或者認為與原告注冊商標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尤其在原告“千金”商標在相關公眾中有很高的知名度的情況下,這種誤認會更加強烈。本院認為,被控侵權商品上使用的“婦科千金”標識使用了與原告的四枚注冊商標構成近似,容易導致相關公眾對于商品來源產生混淆。

因此,本院認為,原告系第731912號、第1320256號、第1716589號和4438952號四枚商標的商標注冊人,且四枚注冊商標仍在有效期內,原告依法對該四枚注冊商標享有商標專用權。被控侵權商品作為與原告四枚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和近似的商標,因而該被控侵權商品屬于侵犯原告四枚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被告辯稱被控侵權商品不屬于侵犯原告注冊商標專用的商品的辯論意見,本院不予支持。

   二、被告是否具有免賠是由。

   原告認為,原告的“千金”商標是具有極高知名度的商標,被告作為在湖南專業從事醫藥銷售的經營者不可能不知道其銷售的商品為侵權商品;其提交的如粗清單僅僅是被告方面提供的孤證,沒有相應的供貨合同、貨運合同、發票、收據或者供貨法國證明等證據予以相互印證;其前后提交的驚喜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兩份營業執照均系復印件,無其他證據佐證,不能證明其說明了提供者,因而不具備商標法規定的免責事由。

   被告認為,被告是從合法渠道購得被控商品,并不知其銷售的商品為侵權商品,沒有過錯,沒有故意侵權的故意,不應承擔賠償責任,如要承擔責任也應該是由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承擔。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三款規定,銷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能證明該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并說明提供者,不承擔賠償責任。被告是否具有免賠事由應從兩方面分析:1、被告是否知道該商品為侵犯商標專用權的商品;2、被告是否能證明該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能說明提供者。

本案中,原告商標先后被認定為湖南省著名商標和馳名商標,原告生產的千金牌婦科千金片先后于1995年、2001年、2004年被授予該年度湖南名牌產品稱號,原告的千金商標在湖南市場上已經具備了相當的知名度,被告作為湖南專門從事相關保健品銷售的經營者,理應對包含“婦科千金”文字的產品施加特別的注意,被告辯稱其不知道所銷售的商品為侵權商品的意見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提交的入庫清單系自己單方制作無其他證據佐證,其提供的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已經過期,無法證明其是合法取得。經庭審釋明,要求被告進一步補充證據,但在被告庭后補充提交的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送貨單上并無本案被控侵權商品信息,其重新提交的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上雖然加蓋了該公司的印章,但由于原告異議稱到工商部門查詢無此公司的登記信息,其重新提交的江西金虎藥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上雖然加蓋了該公司的印章,本院向被告釋明要求其提交工商部門出具的對該公司注冊登記資料的查詢信息,被告未能按本院的要求提交。因此,被告提供的相關證據并不能形成證據鏈達到合法取得并能說明提供者的證明目的。

本院認為,被告提供的證據并不能證明被告具備法定的免賠事由,被告辯稱其有免賠事由從而不用承擔賠償責任的辯論意見,本院不予采信。

綜上所述,根據《中華人名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二)項的規定,銷售侵犯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被告作為銷售侵犯原告四枚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銷售者,侵犯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一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糾紛案件中,依據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條、商標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和案件具體情況,可以判決侵權人承擔停止侵害、排出妨礙、消除危險、賠償損失、消除影響等民事責任。本案中,被告應該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對于原告提出的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主張,本院予以支持。

對于賠償數額的確定,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第一、二款得規定,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利益或者被侵權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損失均難以確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當事人的請求或者依職權適用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二款得規定確定賠償數額。人民法院在確定賠償數額時,應當考慮侵權行為的性質、期間、后果,商標的聲譽,商標使用許可費的數額,商標使用許可的種類、時間、范圍及制止侵權行為的合理開支等因素綜合確定。本案中,基于被告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或者原告因侵權所受到的損失均難以確定,原告主張適用法定賠償,本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性質、商標的聲譽、制止侵權行為的合理開支等因素綜合確定為30000元。

據此,依據《中華人名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五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使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二款、第十條、第十一條第一款、第十二條、第十六條第一、二款、第二十一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             被告殷永球立即停止銷售侵犯原告株洲千金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第731912號、第1320256號、第1716589號和第4438952號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

二、             被告殷永球在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賠償原告株洲千金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30000元;

三、             駁回原告株洲千金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上述給付金錢義務,被告殷永球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書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赤炎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費3100元,由原告株洲千金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負擔1000元,被告殷永球負擔2100元。上述款項已由原告預交,被告殷永球應負擔直接給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本判決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照對方當事人的人數遞交副本,上訴于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尹 承 麗

                                     代理審判員    伍 峻 民

                                     代理審判員    肖 娟 聞

                                      0一一年三月三十日

                                                 楊 雯 雯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国产人成无码视频在线,国产精品青青青高清在线,在线亚洲专区高清中文字幕,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的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